蒋方舟30岁我才刚上场

蒋方舟说昆德拉30岁左右写出第一部短篇小说后,才确定了写作方向。

人生的前30年,蒋方舟有着闪闪发光的履历:7岁写作,9岁出书,18岁降分上清华,大学毕业担任《新周刊》副主编,最近两三年成为《圆桌派》的话题女嘉宾。她有一套自我保护机制:

她在《奇葩大会》上带火了“讨好型人格”这个词;在谈话类真人秀节目《圆桌派》自曝相亲史和婚恋焦虑,说自己“在两性市场上是被挑选的”。网络上,与她相关的文章标题是《看到28岁的蒋方舟,才惊觉徐静蕾的40岁有多美》《我们都想活成徐静蕾,最后都变成了蒋方舟》。

穿着白色小鹿衬衫,淡蓝色蓬蓬裙,从黑暗中走上舞台中央时,她合着双手耸着肩,开口时声音略微发颤。

1999年7月,9岁的蒋方舟出版了第一本著作《打开天窗》,后来又出版了《正在发育》。从那时起,争议声便潮水般涌来。

我们可以看到王女士确实有一段不幸的婚姻,但是在选择配偶的时候只看表面,没有对对方性格品性的深入了解。当婚姻遇到问题的时候,也是选择了逃避,没有冷静的去审视自己。还有另一个徐亮,他可是不止一次被骗,但是怎么这次还是依旧上当受骗呢,就是存在着一种侥幸的心里,万一这次的馅饼是真的呢。付出一点点想要得到很大的回报,那风险必定是很高的,这样的心态也是要好好的反思的。

走在大街上,她开始耳鸣,只想快快离开。

作为“80后”作家中的一位代表,蒋方舟近年来成为话题人物。

还要从2017年说起,他接到了一位陌生女子的来电,这个女子自己称王小华是杭州人,说自己离异了,还让徐亮发过去照片看了。还说徐亮这样老实本分的农民,正是自己理想的再婚对象,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两个人频繁通电话,发短信,王小华说自己是一个200多人的企业老板,还向徐亮诉说了自己支撑企业的不易,还说如果两个人以后结婚了,她准备让徐亮来帮自己管理这个企业。

但入学后,身边的同学让她失望。有的从大一就开始关注房价,每天一起床就看报纸上的房价走势,计算将来日薪多少、甚至时薪多少才能供得起一套房子。

对钱很有概念,是她从小就有的习惯。

“在青楼朗诵莎士比亚”

那几年,记者蒋方舟关注过南科大的教育改革、中产焦虑、参选人大代表的大学生。她写出许多报道和时评,展现对校园外广袤社会的关切。在2011年的《纪事中国》、2012年的《盘点中国》里,她以独具个人风格的写作总结一年来的时事要闻,一些微博大V会转发。

返回成都的大巴上,气氛沉重而肃穆,电视里却播放着一场晚会,有人正在说相声。蒋方舟感到格外难以忍受,车上的乘客,也都沉默地看着电视,嘴角扯出一丝怪异的弧度。当大巴车越开越远,人们像是渐渐回到了自己的生活,一开始不敢笑的人,也放声笑了起来。

蒋方舟也加入了这个行列,开始密集参加各种真人秀节目。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通讯员 王金山 记者 汪泷

高中的一次拍摄,蒋方舟被要求朗诵自己的作文,是那种“一人我饮酒醉式”的李白喊麦古风作文。念完后台下同学需要表演一起鼓掌,她尴尬极了,“到最后已经快要死过去了。”

2014年,25岁的蒋方舟在清华附近买了房,付完首付,账上还剩14块。而她录制的某档综艺节目一期三万,录一期马桶有了,录两期可以添置一件家具。“有大半年的时间,我在密集地转场,那时候真的会有一种自己在跑通告的感觉。”蒋方舟说。

而立之年到来之际,这种简单的方式很难让她满意,

“作家里最会划龙舟的”

王小华说因为丈夫好赌,家里的经济状况逐渐走到了尽头,首饰全部给卖掉了,伤心欲绝的王小华十年后再次离婚并净身出户了。随后,她又交了一个比自己小很多的男朋友,长得很帅了,有骗了王小华点钱。

一提到钱的事情,徐亮一下子警觉了起来,他想起2014年两次被女人骗钱的经历。这两次被骗的经历,让徐亮白白损失了近万元钱,所以当王小华让他出钱孝敬老父亲时,徐亮觉得这可能又是一个陷阱,于是他找了些理由搪塞了过去,但或许是因为内心的寂寞,徐亮并没有因此断了和王小华的联系。

马自达(中国)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董事长

校园外,做记者是她的出口。从上大学起,她就被《新周刊》聘为特约记者,2010年升任杂志主笔,2012年大学毕业后就任副主编。

她开始正视各种争议,反省身上的各种标签——作家、天才少女、文艺活动家、

几年后,蒋方舟在《人民文学》上发表了长篇散文《审判童年》,用几乎是手术刀一般锐利的笔触剖析自己。她说自己9岁成名,之后就在家人、邻居、媒体面前,扮演一个天才作家的样子,时常在媒体面前语出惊人:“我30岁之前结婚一定会出轨”“一定要70岁以上的男人才能从心智上征服我”。

当被问到做这些假证的目的是什么的时候,王女士说就是骗男人。最恨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老想着占女人的便宜。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马自达汽车株式会社 常务执行董事

《正在发育》里有个情节,小学同班女生抱着蒋方舟,对她唱歌:“我要和你睡觉。”蒋方舟因此对自己产生怀疑:“啊!我是同性恋吗?”

蒋方舟也认同小张的感受,“当你在那个场合很认真地试图去讲一个事儿,就显得格格不入,很尴尬。”

2017年,蒋方舟和刘烨、赵丽颖等人一同录制腾讯的一档演讲类节目,刚登台时,看上去比第一次做演讲的明星还要拘谨一些。

因为不愿意拿钱,所以王小华多次让徐亮来杭州见面,徐亮都找借口推脱了。就这样,两个人不分手也不见面,牵扯了一年多的时间,而无论是在电话里还是短信中,王小华不仅长对徐亮说些温柔体贴的话,还从向他描述两个人婚后会过上的美好生活。到了2018年9月,王小华又催促徐亮来杭州见他的父亲,让徐亮带20800块钱,还描述了婚后美好的生活。她说如果这次还不来两人就彻底分手,徐亮说这次自己也在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还是取出了这些年辛苦积攒下来的钱。

在一篇日记里,她这样描绘现场看到的痕迹:河流上游冲刷下来的树枝、碎石;目之所及都是书包、毛绒玩具、小袜子,和用过的裹尸袋;一大块凹凸不平的灰色水泥板下就是万人坑,有人在旁边放了一个收音机,里面传来佛教音乐,正在超度亡灵。

当日上午9点,随着发令枪的响起,选手们冲过起点线,犹如离弦之箭向前冲去,随后其他组参赛选手排队准备。参赛选手们一路风驰电掣般前行,你追我赶,时而并驾齐驱,时而利用弯道超车。这是挑战毅力与体力的高强度比赛。

经过几天的连续侦查,民警有了新的发现。监控视频截取了嫌疑人王小华的高清照片,通过走访发现这个人特别喜欢麻将,最后在麻将馆附近被捕,打开她的随身拉杆箱,警方意外地发现拉杆箱里面了,有笔记本上写着很多婚介单身男士的信息,还有五张身份证,两个户口本,用这些不同年龄的假身份证骗取各个年龄段的单身男性。

蒋方舟挑了件彩虹条纹的套头毛衣,因为头太大、领口太小,她在领口和袖口里钻来钻去。好不容易钻出来后,她连镜子都没照,便把衣服脱了下来。

蒋方舟的朋友小张坐在台下,身边都是挥舞着荧光棒的明星粉丝。他觉得蒋方舟像是节目的暖场嘉宾,“别人就等着你走了”,也像是一个走错地方的人,“在青楼里朗诵莎士比亚”。

渐渐地,她变成了一个“有综艺感”的人,可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和偶像剧明星演爱情剧;可以站成人形桩子,被人往脖子上丢游泳圈;还有人夸她,是“作家里最会划龙舟”的一个。

万紫千红以千亩青界湖水为中心,四面群山环绕、地势起伏、植物茂盛,拥有北方地区极为少见的集湖水、缓坡、浅丘、山峦、密林于一体的山水田园自然风貌,让人仿佛置身于画中。参赛选手在充分享受自行车越野运动激情的同时,还能感受运动与生态之美,在大自然中真正体验自由骑趣、自在骑行。

2015年左右,一批文化人以更接近普罗大众的线上视频方式,传递自己的思想,表达对世界的关心。蒋方舟认为,这是文化人寻找公共表达的一个出口。他们会在公共媒介和大众媒体上以更加娱乐化、更加商业化的面目出现,但扮演的还是一些带有社会公共属性的角色。

马自达(中国)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渡部宣彦先生表示:“2019年是马自达新一代产品元年,新一代技术产品的第一款车型全新’ MAZDA3’计划于2019年内在中国市场推出”。同时,他还提到:“马自达汽车不仅仅是单纯的交通工具,更是运输‘人和工具’等基本性能之外的存在,通过汽车本身所具有的‘驾乘愉悦’的独有魅力,向用户提供丰盈的、多姿多彩的拥车生活。作为一家汽车企业,马自达只有实现这些目标,才能凸显其存在的意义,并为汽车行业的发展做出贡献。”

对于蒋方舟来说,那是一次奇妙的体验——她第一次和别人的生命经验产生连接感,“不知道该不该为自己的快乐而快乐,是一种特别原始的道德感。”这次经历成为她公民意识的起点。

从北川回来不久,因为写作特长,蒋方舟被清华大学降分录取。

为“新生优雅”揭开全新篇章的次世代新作“Mazda VISION COUPE”,不仅承载了马自达美之初心,亦为魂动设计精琢凛然于众的升级理念,将品牌对“雅”的不懈追求展现尽致。该概念车型展现了删繁就简的“减法美学”,尽力摒除冗余元素,炼萃极简精华,令车身呈现简约且有速度感的“一体化动感形态”。为达到最完美的线条比例和造型状态,马自达将油泥手工塑造与数字化技术结合,反复打磨细腻光影律动,赋予其鲜活自然的生命力。“Mazda VISION COUPE”作为次世代“高雅、优质风格”的设计模板,将魂动设计“造车如艺”的信念推向了更高境界。

“因为有一个媒体想把你塑造成的形象,你就总要去说出符合别人期待的话。我现在就想,当初我为什么要说这么奇怪的话呀。”她哭笑不得地抓了抓头发。

这一切还要从往女士之前有一段失败的婚姻开始说起,王某出城于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是家里六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他20多岁时,随随亲友来到杭州,谋生在一家幼儿园做保育员。1985年他认识了卖服装的杭州本地人贺强,两人很快坠入爱河。

本次在上海首度与国内消费者见面的“创驰蓝天-X发动机(SKYACTIV-X)”被称为“内燃机新物种”,呈现了马自达对于汽车行业环保及未来燃油车发展的革命性思路。新发动机结合柴油发动机与汽油发动机的优势,采用马自达独创“火花塞点火控制压燃点火”技术,成为全球首款采用汽油压燃技术的量产发动机。作为次世代发动机创新的扬帆之作,“创驰蓝天-X发动机”兼具卓越的环保性能与出色的输出动力性能,可在全速域内将扭矩提升10%并提升20%至30%燃油经济性,令灵敏的油门响应、高扭矩输出的畅快加速感以及出色的燃油经济性完美结合,全力以赴达成“人马一体”的愉悦驾乘。

与明星们讲解自己奋斗的历程、分享生活中的段子不同,蒋方舟演讲的主题是“女性书写者”“文学的使命”等更为严肃的内容。

本次大赛设全民健身竞技项目和大众健身骑游组,全民健身竞技项目分为男子山地精英组、男子山地中年组、男子公路组、女子公路(山马)组,公路组骑行5公里、山地组骑行6公里。经过激烈的角逐,张晨、白景波、李昕、董艳霞分别获得男子山地精英组、男子山地中年组、男子公路组、女子公路组冠军。

从那时起,围观和观看成了她无法回避的事。每年都有媒体找上门来,她觉得自己像是镜头前的道具。有时,她被要求坐在沙发上,抱着吉他,对镜自照;有时,同学们要表演和她在襄阳的城楼上跑来跑去,一起玩耍。

在21世纪初,这样的内容引发了强烈质疑,有媒体将《正在发育》评为年度十大烂书,蒋方舟也被认为是一个“思想肮脏的孩子”。

在蒋方舟看来,写下这些时评、报道相当于制作时代标本。她在《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中写道:“我们每往前活一天,就进一步被遗留在‘历史’的坟茔里,总有一日,都成标本。”

生气了,马上转移注意力,去想开心的事;把这个世界真实的不美好简化为“他们是坏人”。

王小华与贺强结婚了一年后,他们的儿子出生了,为了更好的照顾家庭,王小华辞去了幼儿园的工作,为了多挣些钱。贺强应聘到一家运输公司开大货车跑长途,开心的日子蒸蒸日上的时候,意外发生了。王小华父亲是生癌,一年基本上杭州没呆几个月,贺强外面有女人,就这样,一冲动离婚了。王小华净身出户,孩子有贺强抚养。

2018年9月底已乘坐长途汽车来到了杭州,在杭州公交总公司附近的停车场里,他见到了坐着高档轿车来接他的王小华,王小华将他带回家中见了自己的父亲。徐亮亲手将20800元现金的红包交给了王小华的父亲。从王小华家中出来后,王小华将徐亮送到了旅馆,然后说自己有事要处理,就先离开了。之后徐亮打了40多个电话,都联系不上王小华了,这下徐亮意思到了自己被骗了,人财两空了,立即去报警了。

2008年高考后,蒋方舟去了北川,想去做志愿者。她说那里是一个洞口,“我只有顺着爬进去,才能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

1996年的一天,是蒋方舟写作的起点。那时母亲告诉她,“中国法律规定,每个中国小学生在毕业之前,必须出版一本书,否则就会被警察抓走。”说完,身为铁路乘警的父亲拿出随身带着的手铐,假装扣在了她的手上。

读书,是让她高兴的事。

有社会关怀的知识分子。她开始做减法,把不认同、不在意的标签撕去,只留下作家一个。

所以王小华这就想报复男人,虽然自己恨男人,可随着年龄的增长,强烈的孤独感又使得她希望身边能有一个伴侣。据王小华交代自己收集那些男性的资料目的并不只是为了找到一个合适的伴侣,没事,在家里电话跟她聊聊天,这也是报复的心态。王小华曾带徐亮去过的家,也只是他管别人借用几个小时的房子,那个收取了徐亮红包的老人,也不是王小华真正的父亲。所以,王小华最终是要受到法律的制裁的。

大学四年,蒋方舟几乎每周都会去一次学校附近的书店,挑选7-10本书,并在一周内看完。

后来老师又提议全班同学排成V字拍合照,让蒋方舟站在最前面,营造出一种众星捧月的感觉。“同学们不会说什么,但是一个有正常道德感的人都会觉得很羞耻,”蒋方舟拒绝了。

去年7月,蒋方舟和母亲在家里吃早餐。聊到一位女明星的绯闻时,她刷着手机说“某某新闻多,但没什么作品。”母亲听到却反问,“那你呢?你又有什么作品吗?”蒋方舟的内心又被刺了一下。

她家里不算富裕,有一年,她从小城襄阳到广州亲戚家里做客,那家人有一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儿。亲戚把自家孩子不要的衣服搬出来让她选,并说,“挑吧,尽情地挑吧”。

有时,她像个艺人,在微博上给化妆品做广告。在阎连科新书《速求共眠》的发布会上,她说自己曾去试镜同名电影的女主角,最后因为演技太差没选上。

贺强因为贪玩而不务正业,把房子都卖掉了,不仅失去了工作,还欠了不少外债,后来他母亲退休工资三个人用。想到想儿子不要苦了,给儿子点钱没几天就用完了。那时王小华真恨他。离婚两年后,经朋友介绍,王小华认识了他的第二任丈夫,王小华说一个做水果生意的老板,离过婚有一个儿子人蛮好的,反正我无依无靠,有个安稳的家,我就想安安稳稳过日子。渐渐的王小华在他那个看起来条件还不错的新婚丈夫身上发现了一个致命的弱点,赌博,他外面赌得很大的。

一开始,徐亮也是有点质疑的,在农村土生土长的大半辈子的农民怎么会被一个女企业家看上呢。还口口声声说,我都把我的企业把我的终身我的一切都托付给你,这就是爱情,这是天上掉了馅饼呀。但是,徐亮抱着一种试试的态度,说不定是真的呢。

“那时候我们需要做一些文化节目,需要年轻、知识储备量大、形象好的女嘉宾,蒋方舟就成为非常合适的人选。”曾与她在某档文化类真人秀节目中合作的制片人冯铮说。

另一方面,蒋方舟的“触电”是为了钱。

后来徐亮到杭州和王小华见了面,双方都表示对对方很满意,可当徐亮提出想要看看王小华的工厂时,却被拒绝了。王小华的解释,让徐亮感觉有些困惑。但随后王小华主动向他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这让徐亮的心理踏实了一些。王小华说自己的工作很忙,所以这次两人的见面时间非常短暂。徐亮回到家后继续和王小华用电话谈情说爱。2017年底,王小华突然对徐亮说自己的老父亲不同意他们俩在一起,徐亮应该用实际行动取悦一下老人。王小华让徐亮拿钱去给老父亲,徐亮说没什么钱,王小华让徐亮吧小卖店处理掉。

Related Posts

©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