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书欣火了30多位艺人出走华策大洗牌

#虞书欣第一#、#虞书欣镜头#、#虞书欣直拍#、#张雨剑喊话跟拍者#、#张雨剑采访#、#张雨剑直播#、#张雨剑说虞书欣疯疯癫癫#……

2020年频繁登上微博热搜的张雨剑、虞书欣不仅仅是合作搭档、互损好友,他们还是同门师兄妹。虞书欣、张雨剑均是华策旗下艺人。

此外,吴翊凤携30多位艺人脱离华策后,华策一哥胡一天与公司的关系也是扑朔迷离。在胡一天的微博中,搜索“华策”的结果竟是“找不到符合条件的微博”。

其实,在经纪行业里,毛利率高于50%几乎是普遍形象,华策53.33%的毛利不过平平。对比同为上市影视公司的欢瑞世纪,2019年该业务高达94.42%的毛利,华策经纪业务的盈利能力并不算突出。

那么全球锂电供应链物流放缓,是否会对我国的供应市场产生较大波动呢?对此,于清教表示,目前由于市场需求低迷,再加上前期产能过剩,有一定库存,供给虽然因疫情影响受到一定阻碍,但上半年基本没大的问题。“从调研情况来看,虽然产业链企业大部分已复工复产,但需求端低迷,出货量也大幅下降。”

而根据华策原有40多位艺人的经纪规模,其减少的五分之四艺人恰好与吴翊凤带走的31位艺人数据相吻合。

之后几年内,华策经纪业务营收稳步增长。

海宁华凡资产组 2016 年-2018 年业绩情况

在此背景下,热衷募资增发的自然也不仅有宁德时代一家。3月23日,隔膜行业龙头恩捷股份披露50亿元定增预案,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募集资金净额将用于江西省通瑞新能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锂离子电池隔膜一期扩建项目、无锡恩捷新材料产业基地二期扩建。

欢瑞世纪2018年经纪业务毛利率

方建华表示,尽管新能源汽车预计拥有30%复合的增速,但目前来看渗透率仍然很低。按照战略规划提前做足产能储备,对于头部的锂电上市公司而言是必要的。但仍要理性投资、精细化管理和市场运作,谨防贪图地方招商优惠,盲目投资扩产。

此后,上市三年的华策,在2014年的财报中,“营收”项终于不再是一栏,而开始以经纪、电影、剧集等业务板块核算。

事实上,自2018年起,锂电产业就已进入深度洗牌阶段,“高端产能不足、低端产能过剩”的状况却得到了有效改善。记者观察到,2019年锂电行业前十企业合计装机达54.88GWh,占整体装机量的87.98%,市场份额正持续向头部企业聚集。

但对华策来说,这却是内部调整后的提升。因为2018年时,华策经纪的毛利率曾一度暴跌32.76%。而同年,同受阴阳合同震荡及补税影响的其他上市公司,经纪业务毛利并未下跌到如此惨状。诸如2018年,北京文化、欢瑞世纪经纪业务毛利率依旧高达81.96%、96.39%。

具体而言,在禁令消除的初期阶段,包括商场、餐馆、酒吧、咖啡厅、夜总会等企业仍将会受到限制,大型社交聚会也仍会被禁止。

在投靠华策后,海宁华凡对外启用“华策星之”之名,并借助华策剧集力量先后签约众多艺人,贾青、张檬、海陆、毛林林、韩栋、宋妍霏、李茂等都曾是其签约艺人。这些艺人母公司也都提供了剧集作品为其曝光,遗憾的是,却没有一个大红。

胡一天爆红后,华策经纪大洗牌

北京文化2018年经纪业务毛利率

收购海宁星之的7年内,华策包容了经纪业务的不温不火。而暴涨的成本,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2018年后,华策终于要对经纪业务动手了。

2020年开局,新能源汽车和消费电子行业迎来新的变化。记者注意到,今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可穿戴设备等智能硬件出货量显著下滑;动力锂电池方面,受疫情影响行业供应链物流放缓。随着LG化学、三星SDI、松下等电池厂商相继关闭了海外电池工厂,锂电池或现断供的消息不断传出。

在2018年财报中,华策对于“天津华凡星之”是如此描述的:

艺人经纪业务对整体营收的贡献,由2018年的4.59%增长到了5.77%,毛利率也提高到了53.33%。

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基金新能源汽车创业投资子基金总裁方建华对此也持乐观态度。“我国在锂电领域,已具备较强的全产业链优势,产业发展之初对外依存很高的电解液和隔膜领域,已基本不依靠进口,并实现自主制造,受海外供应链影响不会太大。”方建华如是表示。

虽然经纪业务这几年经历了动荡期,但其实剧集业务是华策的营收支柱,因此,在整体营收上贡献极低的华策经纪,无论是从“海宁华凡”买入40%的股权,还是卖出60%的天津华凡股份,区区几百万的交易都不会对华策当年财报造成太大影响。

针对经纪业务,从运营上来说,华策新设了经纪管理中心,从资本上来说,华策也早就开始“暗度陈仓”。

对于商店而言,将根据预期或人员密集情况,采取如现在超市一样的实施限制。商店将根据其规模,规定在特定时间内,店内的人不得超过一定数量。

2017年,因公司内部调整,华策针对经纪业务新成立了名为“天津华凡星”的子公司,在该公司中华策所占股权与其收购“海宁华凡星之”股权数目相同,为60%。

旅行限制将在6月中旬或7月初之后取消,届时旅游业也将逐步恢复正常。

30多位艺人集体出走,

2019年1月因在披露的《2019 年度业绩预告》中,计提商誉减值准备 8.4 亿元而收到深交所关注函。其中,针对海宁华凡计提1295万元的商誉减值准备。

到2017年时,华策经纪业务营收从前一年的3885万暴涨255.91%,达到了1.38亿。然而,与此同时,其营业成本也猛增至9299万,涨幅高达2390.18%,毛利率却下滑到了47.38%。2018年,其毛利率跌到了谷底,仅有32.76%。脱离母公司前,成本大幅上涨,各种原因耐人寻味。

经纪业务却毛利暴跌?

(央视记者 李冠男)

华策影视公布的2019年年报中明确提到,2019年,华策已经将以经纪业务为主的华凡星之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出售,2018年刚刚成立的华策剧星文化经纪有限公司也已经注销。

2018年,华策经纪的毛利率,在所有上市影视公司中,几乎是垫底的。这也是2013年华策收购海宁华凡星之后,毛利率最低的一年。

2019年,在一份名为“浙江华策影视股份有限公司对合并海宁华凡星之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形成的商誉进行减值测试涉及的资产组(包含商誉)预计未来现金流量的现值资产评估报告”中,以经纪业务为主的华策子公司海宁华凡营运资金账面价值已经变为了0。

“公司自2013年收购海宁华凡公司后,该公司于2017年投资设立子公司霍尔果斯星之公司;因公司内部调整,由本公司和海宁华凡公司另一股东于2017年6月投资设立天津华凡公司,其中本公司出资比例和表决权比例均为60%,天津华凡公司管理团队、艺人经纪合约和客户资源等均自海宁华凡公司取得。”

但如果从公司产业链布局及整体战略层面考虑的话,洗牌后的华策经纪也正面临着新的机遇与挑战。毕竟,一边是华策庞大的剧集产量对于艺人的需求,一边是艺人业务的缓慢发展。而一个更突出的矛盾是,华策经纪无法自产自销,这无疑在一定程度上增大了庞大剧集的成本。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募资资金中恩捷股份还将拿出1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根据公司年报,2019年公司总负债73.12亿元,同比增长36.82亿元。15亿元的“活水入田”,将有效改善公司资产负债率和财务费用,进而起到优化公司财务结构的作用。

谨防低端产能过剩风险

毛利率掉到谷底后,2018年似乎也成为华策经纪业务的转折年。

锂电上市公司密集定增扩产

2013年3月7日,华策影视发布公告,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以人民币1800万元收购西安金策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所持有的海宁华凡星之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60%的股权。海宁华凡承诺于2013年“独立”“自主”实现利润450万元。按照这一对应约定收益计算,华策彼时收购价格相当于5倍左右市盈率。

收购海宁华凡后,华策经纪业务正式启动。也就是这一年,除经纪业务外,华策还开始在电影制作、影院、广告等相关业务层面发力,开启了其全产业链布局之路,收购海宁华凡星之的行为甚至被财经媒体评价为拉开华策转型的序幕之举。

胡一天爆红后,华策新设立了经纪管理中心,负责统筹公司艺人经纪业务并协调各业务板块资源,主要负责胡一天、吴倩、蔡文静、张雨剑、赵志伟等艺人的经纪业务。而这块业务的掌门人并非是吴翊凤。

“胡一天爆红后,就开始慢慢不一样了”,有知情人士曾如此评价华策经纪的变动。

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中,华策提到:2019 年,公司对经纪业务组织架构进行了调整,并明确表示,如今计提商誉减值的原因之一是,签约及管理的艺人数量减少接近五分之四。

被收购后当年,华策经纪业务成绩喜人。2013年其营业成本仅为132万,营收1503万,毛利率高达91.18%。根据2014年华策财报显示,华策星之在2013年超额完成了承诺业绩。

作为锂电行业的龙头,2月26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不超过200亿元,全部用于产能扩建、前沿技术研发和补充流动资金,金额分别为125亿元、20亿元以及55亿元。

业内普遍认为,再融资新规对定价、规模、限售等问题,作出了更为市场化的规定。随着锂电概念股近期量价齐升,选择在此时定增融资,不仅可以提高发行定价,还能有限摊薄每股收益以及对股权的稀释。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今年以来,锂电上市公司中已有宁德时代、亿纬锂能、恩捷股份等16家公司披露定增计划,累计拟募资达510亿元。

据报道,希腊政府与专家合作制定的模式表明,目前禁令措施的取消将会是逐级、逐项的,根据不同标准进行。社会活动恢复正常也将是渐进的。

华策经纪的“七年之痒”

此次定增加发债合计扩产97GWh,相当于再造近两个宁德时代。如此大手笔,也使得宁德时代此次非公开发行成为再融资新规以来,募集金额最大的一次预案。而在此之前,证监会已核准宁德时代公开发行100亿元债券。其中,2019年10月份已募资15亿元,2020年1月份已募资30亿元,截至3月3日仍有55亿元待发额度。

而随着特斯拉这种明星车企的强势入局,以及新能源汽车补贴延续的政策利好刺激,对于未来高端产能短缺的一致判断,促成了各大锂电公司相继启动定增扩产。对此,方建华认为,尽管各家企业并未透露其产能利用率及具体产能,但锂电头部公司同时密集定增扩产,应该理解为按需定产,提前布局。

可能对于外部人士而言,突然走红的虞书欣和张雨剑是华策的意外之喜。毕竟,从2013年华策收购海宁华凡星之,开始布局经纪业务后,“剧红人不红”已经成为华策经纪业务的常态。但实际上,2018年~2019年年底,华策已经悄悄对经纪业务进行了大洗牌。

近日华策发布的年报中,对于海宁华凡的现状也有明确提及。

剧集业务占比超过75.3%,

“疫情过后,行业经过洗牌,能存活的企业都有各自的生存之道,对于风险的把控能力会更强,而监管层对于增发募资的审核也会越来越严格。总体来看,此次锂电企业产能扩张的速度与市场需求增长速度不会差距太大。”于清教如是表示。

此外,亿纬锂能也计划募资25亿元,用于TWS豆式电池、高温锂锰电池、三元方形动力锂电池等项目的研究测试,另补充流动资金7亿元。记者还注意到,2月19日,亿纬锂能拟向全资子公司亿纬集能增资6.5亿元,以推进其完成产线建设。亿纬集能专注软包电池生产,预计未来将向戴姆勒与现代汽车公司供货。

如今,在华策影视的官方网站上,蓝盈盈、徐正溪等艺人的信息已经被删除。目前,华策经纪整体签约艺人仅有13名。

终于,胡一天之后,华策又有艺人红了。

报告期内,华策共上映电影11部,其中参投电影《我和我的祖国》票房31.02亿,协助推广电影《名侦探柯南:绀青之拳》票房2.31亿,其余九部电影合计票房收入仅仅2亿+,平均单部电影票房不足3000万,其电影业务短板依旧。

虞书欣、吴倩、张雨剑等艺人相继走红后,华策面临的挑战也可能由曾经的“捧不红艺人”,变成“留不住艺人”。

如今,由吴翊凤掌管的华策星之已经更名为“星之传媒”。吴翊凤携原“华策星之”包括蓝盈盈、徐正溪、导演钟澍佳、宋妍霏(后与其出现纠纷)、何明翰、钱泳辰、任宥纶等在内30多位艺人离开了华策,再次回到了2013年前的状态。

另外,包括老年人在内的弱势群体成员或将被排除在禁令取消的首批受益人群之外。

而在2019年的财报中,华策已经将所持有的等同于“海宁华凡”的子公司“天津华凡”60%的股权全部出售。同时,收购了海宁星之剩余40%的股权,其在海宁星之的持股比例由收购时的60%变成了100%。

一来一往中,海宁星之成为空壳公司;“华策星之”变为“星之传媒“,蓝盈盈、徐正溪等艺人直接易主。微博上,“华策星之”也已经更名为了“星之传媒”,带有“华策”字样的“华策星之”名称,最后一次出现是2018年4月。

近日,华策影视发布2019年年报,报告显示,2019年,华策实现营业收入26.31亿元,其中剧集业务仍是支撑华策营收的主要支柱,在整体营收中占比为75.32%,影院票房收入6511万元,占整体营收的2.48%。

海宁华凡实际控制人为台湾著名经纪人吴翊凤女士。吴翊凤有宝岛星妈之称,曾掌管琼瑶公司的演艺经纪部。当时,公司签约艺人近40位,贾静雯、陈柏霖、陈莎莉、侯湘婷、王琳、斓曦等皆是其签约艺人。

Related Posts

©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