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于蓝“江姐”之外她还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7月5日电 题:送别于蓝:“江姐”之外,她还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他们今天不让我来,因为我92岁了。我说,无论如何我得要送于蓝一程……”回忆起和于蓝相处的点点滴滴,老友田华早已泣不成声。

“总体上看,现行法律在防控疫情、维护公共卫生安全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也暴露了一些短板和不足。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部署要求,法工委在认真论证、充分听取有关方面意见的基础上,结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年度立法工作计划,研究起草了强化公共卫生法治保障立法修法工作计划。我们将按程序批准后实施,统筹安排、指导推动相关立法修法工作。”岳仲明说。

除了日用品,我带的最多的是吃的。我食量大,阿金怕我吃不上饭,把家里所有能带的吃的全给我带上了,甚至还有一岁半儿子的零食。

当天飞往法兰克福的CA637航班由B777-300客改货机型执飞,航班运载的30余吨物资全部为口罩,货源来自湖北仙桃。为做好出港物资装卸保障,湖北机场集团提前进行了客舱码放保障实操演练,在前后客舱、散货舱和腹舱四个区域同时进行作业,50余人参与保障,仅用时2小时就完成货物装载。

当日,中国文联主席铁凝、演员葛优等也前往八宝山送别,并向于蓝亲属田壮壮、李雪健等表达慰问。蓝天野、焦晃、陈宝国、冯远征、李明启、倪萍、黄晓明、雷佳音等献上花圈。

“于蓝啊,我知道人都有这一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走了,我的心好疼啊、好疼啊……”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田华将于蓝称为自己“人生当中的挚友、知音”。

近期,随着湖北疫情形势好转,该省以实际行动支持国内外人民抗击疫情。除15日用飞机向黑龙江省捐助了价值近3000万元人民币的医用防护物资和医疗救治设备外,17日又向内蒙古满洲里送去了包括体外肺膜氧合机、有创呼吸机、无创呼吸机、制氧机等在内的医疗救援物资。(完)

我们对她抢救了半个小时,但心电图还是直直的一条线。汗水早已湿透了内层衣物,防护面罩也早已看不清晰。当医生宣布患者临床死亡时,我竟呆呆地忘记接下来该干嘛了。

回到家,阿金已经帮我收拾好了一部分物品。因为是第一批援鄂人员,其实我也不知道该带什么物品,只能搜新闻,看武汉当下最缺什么,就准备什么。

7月5日上午,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于蓝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大礼堂举行。图为遗体告别仪式现场。 韩凯 摄

这是我护理的病人中第一个去世的,心里有无数的不甘,为什么没能救她回来!我多希望那条平平的心电图直线突然有波动。

第一,心理压力。我们支援的是武汉金银潭医院重症监护室,这里收治的大多是病情危重的患者,很多患者需要用有创呼吸机来辅助呼吸,即使有清醒的患者,也需要戴着高流量吸氧或无创呼吸机。当看着自己前一天还在护理的病人第二天就“走(去世)”了,心痛和满满的失落感油然而生。

上世纪80年代起,于蓝又投身到儿童电影事业中。她创立了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创设中国国际儿童电影节,为儿童电影的研究和国际交流铺平了道路。

湖北省是中国重要的医疗物资生产中心之一,特别是N95口罩等拥有雄厚的生产能力。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后,该省通过全力支持医疗物资生产企业复工复产、推动具备条件的企业转产医疗物资等举措,使得医用物资、医疗设备、紧缺药品等逐渐满足了本省防疫物资的需求。

7月5日上午,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于蓝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大礼堂举行。当日一早,于蓝的好友、92岁的著名表演艺术家田华前往悼念。图为田华(右二)和李雪健交谈。 韩凯 摄

1949年,此前主要演出舞台剧的于蓝,第一次登上电影银幕,主演影片《白衣战士》。此后,她先后出演《翠岗红旗》《龙须沟》《林家铺子》《革命家庭》等影片。1962年,于蓝和田华一同当选中国文化部推选的“新中国22大电影明星”。

经过紧张而细致的岗前培训,今天我正式上岗了。坐着去医院的班车,我心里有点忐忑,但已经不害怕了。

著名表演艺术家田华接受记者采访。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1月28日凌晨,医疗队抵达武汉。武汉仿佛像睡着了一般安静,店铺门都关着,没有灯光,没有行人,没有声音。我在心里默默喊到:“武汉,挺住!再坚持一下!全国各地的医疗大军正赶来给‘你’治病!”

于蓝之子田壮壮曾这样向中新网记者回忆起自己的父母,“我跟认识我父母的人接触的时候,很多人都特别感激他们帮忙、支持等等。我觉得这挺重要的。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不管做什么,就应该是给予的、是无私的、是完全奉献的。我觉得,我的父母就是这么做的。”

第三,战疫信心。看着那些躺在床上或清醒或昏迷的患者,心总会疼,疫情打乱了他们原本平静而幸福的生活。我个人的能力有限,但我必须尽我所能,尽量从死神手上抢回他们,能救回来一个算一个吧,毕竟救回来一个人就是救回来一个家庭啊!

来到武汉市金银潭医院

出发前,曹志敏与爱人拥抱告别。(中国科大附一院供图)

在告别仪式现场,曾与于蓝共事的王好为向中新网记者做了这样的概括——

“我们俩经过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一直到与新中国电影一起成长,我们都在一块。我们是电影的同路人,又是中央戏剧学院的校友。”

工作中的曹志敏。(中国科大附一院供图)

当日上午11时许,告别仪式渐入尾声。礼堂内,家属与于蓝最后作别。

开始与新冠肺炎病魔“掰手腕”

7月5日上午,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于蓝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大礼堂举行。图为演员葛优现身遗体告别仪式现场。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党中央对依法防控疫情作出一系列部署,社会各方面十分关注。据了解,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依法防控疫情、强化公共卫生法治保障重要指示精神和党中央决策部署,始终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全国人大常委会从人大法定职责出发及时作出有关决定,统筹做好立法工作。

于蓝走完了她的一生。但田华说,在她心中,于蓝没有走。

他用日记记录了每一天里的不平凡

过了一会儿,对讲机里传来外围老师略带沙哑的声音:“她的家属来不了了,她们全家都被隔离了。”听到这句话,我没忍住哭了。这是我来武汉第一次哭。

7月5日上午,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于蓝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大礼堂举行。图为遗体告别仪式现场。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做完遗体护理以后,我给这位奶奶整理遗物,发现她身上还有八千多元的现金。我用对讲机跟外面的老师沟通,请他们尽快跟家属联系,让家属来领取遗物。

随后,于蓝遗体被缓缓抬出礼堂,送入灵车。

7月5日上午临近10时,于蓝遗体告别仪式正式开始,现场摆满了社会各界敬献的花圈、挽联,礼堂内循环播放着于蓝之子田壮壮执导的纪录片《德拉姆》选曲,数百位亲友群众前来悼念。

他跟随安徽第一批援鄂医疗队

7月5日,于蓝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大礼堂举行。当日一早,于蓝的好友、已经92岁高龄的著名表演艺术家田华等一众人前往悼念。

“与新中国电影一起成长”

我相信每一位援鄂医护人员都和我一样,在心里默默立誓:“不把‘你’治好,我们誓不还家!”

“于蓝奋斗了一辈子,成就辉煌。她的毅力、奋斗精神,在同一代人中是非常突出的,所以取得那么大的成就是必然的。她给我们后人留下了许多精神财富。”(完)

临上车前,阿金匆匆赶来。她是产科的护士,今天值班,给我一个拥抱后就掉头走了。看到她转身时用手擦拭眼角,我知道她还是没忍住哭了。我们什么话也没说,但一个拥抱就足够了。

7月5日上午,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于蓝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大礼堂举行。图为于蓝亲属李雪健一家送别于蓝。 韩凯 摄

来到武汉之前,心里不怕那是假的,但来到武汉后,我看到了一座原本繁荣的城市因疫情变得如此安静落寞时,我心底里那股不服输的劲被激发出来——任你病毒再猖狂,我华夏儿女也决不退缩。

挂掉电话,我先给爱人阿金打了个电话,让她先帮忙收拾一下东西。爱人听到我第二天就要出发,当时声音就哽咽了。

这一晚,我跟阿金都没怎么说话,我是在考虑家里还有哪些事情要交待。而我知道,她不说话,是因为怕一出声就忍不住会哭。

今天有点压抑,有点难受,因为我护理多日的一位奶奶去世了。

第一天的班,很辛苦。且不说工作量大,单是那完全不透气的防护服和那厚厚的口罩,让我一会就开始气喘吁吁。一个班次下来,身上的衣服湿透了,面部也有了深深的压痕。脱下口罩那一刻,仿佛离水的鱼儿终于回到水中,赶紧畅快地做了几个深呼吸。之前我不是感染病房的护士,说实话,这种级别的防护我还是第一次体验,个中滋味,一言难尽。

据湖北机场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武汉天河机场8日复航至今,已先后开通6班出港商业全货机,分别飞往悉尼、墨尔本、巴黎、法兰克福等航点,累计共运送近200吨国际出港物资,货物种类主要为口罩、防护服等医疗防护用品。

信心满满的曹志敏竖起大拇指。(中国科大附一院供图)

于蓝之子田新新曾向记者讲述过这样一个细节,“我记得有人拍了一部电影请我妈来看,那演员自己都觉得拍得不怎么样,可我妈认真地从头看到尾。她一直到晚年还保持着这种对电影的热情。”

“你的《白衣战士》、你的《翠岗红旗》、你的‘江姐’、你的《革命家庭》、你的《龙须沟》……你还为儿童电影制片厂做了那么多贡献。这些都没有走。”

工作中的感动和失落、开心与悲伤

第二,生理压力。每天八个小时工作时间里,最痛苦的莫过于憋尿了,有时候真的是憋得不敢说话,怕一说话就憋不住了。原本我没好意思用纸尿裤,在憋了五天后,我终于妥协开始使用纸尿裤。

“她和时代同在,和我们同在;她的这些作品也载誉史册。”田华说。

6月27日晚21时07分,曾在电影《烈火中永生》中扮演经典角色“江姐”的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于蓝在北京去世,享年99岁。

工作中的曹志敏。(中国科大附一院供图)

于蓝,“新中国22大电影明星”之一,曾获莫斯科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第27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终身成就奖等,其中,在《烈火中永生》塑造的“江姐”一角最为观众所熟知。

因长时间戴手套,曹志敏的手指开始起水泡脱皮。(中国科大附一院供图)

接到领导电话,让我赶紧回家收拾东西,明天一早跟随大部队去武汉支援。当听到科室领导电话里略带歉意的声音,我沉默了30秒,然后坚定地回复“收到”。我是个不爱说话的人,但我知道,特殊时期,大家都是随时待命。

工作中的曹志敏。(中国科大附一院供图)

老人去世了,没有家人送她最后一程,甚至连遗物都没有人可以来领。我一个外人尚且如此难受,更何况她的家人。我对着整理好的老人遗体鞠了一躬,擅自代替她的家人送她最后一程。

7月5日上午,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于蓝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大礼堂举行。图为遗体告别仪式现场。 韩凯 摄

所以,于蓝,留给了我们什么?

事实上,于蓝在她的电影生涯中培养了一批电影人。

合肥的天气依然很冷,我一早便赶到医院集合。经过简短的动员会后,我跟随医疗队出发了。有的人眼眶红了,每个人行李箱都塞得很满……

正式上班已经一周,最大的感触有三点。

一直到2018年,97岁的于蓝还出演了为纪念抗战胜利73周年而拍摄的《那些女人》,以及老年题材公益电影《一切如你》。

葛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透露,自己在演员考试的时候还曾接受过于蓝的辅导。

2000年退休后,于蓝就住在儿童电影制片厂的宿舍。“在那里,她自己有一间小的会客室,其实就十来平米,但是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儿童电影人来拜访,请她看片子、看剧本、提意见。”侯克明说。

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会长侯克明此前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坦言,于蓝在上世纪80-90年代,为中国儿童电影事业打下了特别坚实的基础,“最重要的是培养了一大批专业从事儿童电影创作的人”。

正如田华所言,她们这一代电影人与新中国电影一起成长。

“培养了一批电影人”

“我们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部署,与有关方面协调配合,积极做好立法和各项工作。”岳仲明具体介绍说,一是做好两个“决定”相关工作。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作出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关于推迟召开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决定,法工委积极做好研究起草、审议通过、宣传解读两个“决定”等工作。二是加快法律案审议准备工作。深入研究修改生物安全法草案、民法典草案、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修订草案等,根据依法防控疫情、强化公共卫生法治保障的需要,有针对性地提出完善方案。三是认真开展相关法律问题研究。认真研究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有关建议,征求和听取中央有关部门、收集整理专家学者和媒体智库等方面提出的有关立法修法意见建议,形成系列研究材料。四是加强工作沟通联系。与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国务院有关部门加强沟通协调,做好法律研究评估修改工作。加强对地方立法工作的联系和指导。五是主动宣传解读有关法律问题。对疫情防控有关法律问题进行解读,推动疫情防控和相关工作在法治轨道上有序进行。

Related Posts

©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