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列兹曼愿意考虑巴塞罗那主席巴托梅乌的提议,延迟领取自己的工资,以帮助俱乐部度过财政难关。

此前巴萨方面的计划是,整个一队阵容都降薪30%,但这遭到了相当一部分球员的抵制和拒绝。不过,仍有球员愿意对俱乐部伸出援手,方式则是延迟领薪。《马卡报》称,当巴托梅乌找到球员,表达这个意愿时,格列兹曼对此持开放态度,愿意和巴萨达成一份迟领薪水协议,也就是今年的工资暂时不领,等到合同期的之后年份再领取。

《牛津英文词典》引用的其他与冠状病毒相关的用语包括“pandemic”(大流行),今年该词的使用率增加了57,000%;还有“circuit breaker”(熔断)、“lockdown”(封锁)、“shelter-in-place”(居家避疫)、“bubbles”(泡沫)、“face masks”(口罩)和“key workers”(关键岗位员工)。

牛津词典主席卡斯帕·格拉斯沃(Casper Grathwohl)说:“这在语言学上是史无前例的一年。随着这一年的推进,牛津大学的研究团队识别出了数百个重要的新词和用法,如果放在其他时期,其中的几十个可能会成为年度词汇。这既前所未有,又有点讽刺——在一个让我们无言的年份,2020年充满了不同于以往的新词。”

牛津词典往年的年度词汇包括“climate emergency”(环境危机)和“post-truth”(后真相)。其竞争对手柯林斯词典本月早些时候选择了“lockdown”(封锁)作为其年度词汇。

同样有此意愿的,还有巴萨门将特尔施特根和中场德容。另外,皮亚尼奇、德斯特和佩德里这三人,在最近签了新合同,合同中已经包含了降薪的内容。

报告还称,与2019年相比,“追随科学”一词的使用频率增加了1000%以上。

“在2020年之前,这个词主要为传染病学家所知;现在,非专业人士经常谈论‘把R值降下来’或‘把R降至1以下’。今年在日常用语中更常见的还有‘拉平曲线’和‘社区传播’。”

其他新闻事件也反映在了语言上。在2020年的前几个月,“impeachment”(弹劾)和“acquittal”(无罪释放)的使用率达到高峰,“mail-in”(邮寄)的使用率增长了3000%。“Black Lives Matter”和“BLM”(黑人的命也是命)的使用率也大幅上升,“QAnon”(匿名者Q)一词的使用率比去年上升了5716%。与此同时,“conspiracy theory”(阴谋论)一词在2019年10月至2020年10月期间的使用率几乎翻了一番。然而,“Brexit”(脱欧)一词的使用率今年下降了80%。

工作习惯的变革也影响了语言。自今年3月以来,“remote”和“remotely”(远程)的使用率都超过了300%。自今年3月以来,“On mute”(静音)和“unmute”(取消静音)的使用率增长了500%,而“workation”(工作站)和“staycation”(居家度假)这两个合成词的使用率分别增长了500%和380%。

用什么词最能形容2020年?“A strange year”(奇怪的一年)?“A crazy year”(疯狂的一年)?还是“A lost year”(失落的一年)?牛津语言监测机构的英语语料库显示,与2019年相比,这些短语的使用都出现了激增。虽然今年真正史无前例的是,英语世界以超高速积累了与冠状病毒相关的新词汇,而且在很多情况下,它迅速成为语言的核心部分。